我覺得沒有必要冒著失去朋友的危險去作音樂,
因為音樂並不是賭博。我並不想賭上一把。
正因為人總有一天會是孤獨一人,所以才不想傷害重要的事物。

簡單地比喻我的人生,就像是台公車。
基本上誰都可以乘坐,我這部公車。
歡迎大家來搭乘啊、的這種感覺。
INORAN是這些乘客裡面,坐在VIP席上的人哦。
有站著看的人,也有那種讓人想說「你給我站在那裡別動!」的傢伙。
也有對他說「你坐這裡就好了」的人
拒絕讓他上車的也有哦。

但是INORAN他,甚至是曾經駕駛過我的巴士的人啊(笑)。
不過,我還是會覺得,不論是誰總有下車的時刻。
我想這是我和別人有點不同的地方。
因為我是來到並非自己母國之地,而在此生活。
總有一天會下車的吧、取而代之的是其他別的人會上車來吧。
所以,我並沒有那種、一輩子都要在一起的意識。
但是、INORAN他......人老了,就好像是巴士到達了終點吧?
在那個時刻,「啊、有這樣的人曾經上過車啊?」地這樣回想著乘客的臉時,
他的臉會是第一個浮現的吧。
我是這麼覺得的。

KEN LLOYD 2005.9 「音楽と人」

好久沒有登入pixnet,發現了這篇寫到一半的文章XD

就讓它更新吧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sura 的頭像
yasura

地下室でヒトリゴト

yasu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